当前位置:主页 > 浔阳晚报 >

浔阳晚报

表意与表音文字生成殊途再解释

发布日期:2020-07-22 21:26   来源:未知   阅读:

如同自然科学领域有“哥特巴赫猜想”之类艰深的难题,人文与社会研究领域同样存在令人着迷却难以索解的关注热点。比如,人类语言的起源曾经是一个投入众多、至今尚未突破的研究课题。尽管在技术上已经获得了巨大进步,但仍难找到具体证据合理揭示语言的生成机制。据说,为减少研究资源的浪费,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已经禁止法国巴黎语言学会再次发起关于语言起源问题的任何辩论。不过,禁令毕竟难以压抑心理学家、人类学家、考古学家和语言文字学家等对相关话题的执着探索。近年来,随着生物、解剖、遗传等学科的进展,人类语言起源问题又有卷土重来甚至方兴未艾之势。与此类似,人类文字的起源和演变也是一个众说纷纭却又浅尝辄止的话题。

文字起源扑朔迷离

语文学界至今已达成一个共识,认为人类文字可以区分为图画文字、表意(象形)文字、表音(音节)文字三大类。不过,近年来,又有人提出,七八千年前,中东地区存在并使用过计算工具“陶筹”,这既是数学的开始,也是比图画文字更早的文字雏形。这一看法令人耳目一新,似乎进一步将文字源头向前推进了。但是,文字生成历史中最为重要和关键的疑点,例如,为什么在远古图画文字之后,人类文字竟分道扬镳,分别走向了表音与表意两种不同的发展方向?表音文字果真是比表意文字更“先进”或更有“前途”的文字类型吗?这些有趣的问题至今缺乏令人信服的解释,同时也含有诱人深入思考与探求的理论魅力。

令人质疑的是,学术界一般把人类文字的生成过程线性地描述为三大阶段,即“由符号(图画)代替了陶筹,再由象形文字代替了符号(图画),象形文字又导致了音节,音节被认为是‘文字的真正起点’”(丹尼丝?施特曼-贝瑟拉:《文字起源》,商务印书馆2015年版)。而实际情况则是,人类文明在五六千年前开始农耕、出现城市后,此前的图画文字差不多同时区分为表音和表意两大类型。例如,以汉字为代表的表意文字至今并未演变成表音文字,仍与拉丁字母等表音文字并列存在、平行发展。如此,能说汉字尚未进入“文字的真正起点”吗?持“表音文字领先”论的人可能也觉得难以自圆其说,于是不得已慨叹:“中国和中美洲的文字起源至今仍是一个谜”(丹尼丝?施特曼-贝瑟拉:《文字起源》)。

Power by DedeCms